【艺考生集训神隐中】
【偶尔发手绘诈尸】
【图不可商用;做头像随意,不胜荣幸】
-只吃佐鸣
-接受无差
-不接受逆

世态炎凉,我们则相依取暖。

一个cp写手的自白

唉…看到了莫名觉得很难过很无助x

也许我们不曾拥有爱
但是我们描绘爱
这份感情很纯净

喜欢上cp很幸福 但创造爱的同时也避免不了为其付出所要承受的代价和苦痛。

他们终究是漫画书上的纸片人…
但幸好是纸片人所以他们感受不到现实的很多痛苦
一些人对他们的贬低或者是爱
都无法传达 都无法对他们有影响
可是有大家的爱 在不停的创作
我一直觉得他们是拥有生命活在这个世上的。

感谢所有同人作者对cp的付出
让我们能看到各种满溢着爱的他们的故事

——来自一个非常孩子气的小傻子

天 我只想好好吸个纸片人…



Clandy:

*所有内容纯属虚构


 


一个写手在睡梦中死过去了。


写手以为自己在做梦,ta揉了揉眼睛,看到了无尽的黑暗,以及一处篝火。


天气莫名有些冷,ta裹紧身上的大衣,有些哆嗦地来到火焰旁。此时,ta才看见原来篝火的另一边还坐着一个人,一个比ta小几岁的小孩子,耷拉着眼皮昏昏欲睡。


“喂——”写手轻声说道,“不好意思打扰了。”


“嗯?“少年抬起头。


“请问这是在哪?”写手小声问道。


“这是你想来的地方。”


写手看了看周围,是无尽的虚空和黑暗,这是一个广袤无边的空间。


“我这是死了?还是在梦中?”


少年没回答ta,只是轻轻笑了笑,说道,“我在你的心里看到一团乱麻,告诉我,你来之前在做什么?”


“没什么啊,我在摸鱼。”写手有些自嘲道。


“你哭过了?”少年望着ta,“我看到你的眼角还有泪痕。”


写手没有吭声,ta踢了踢脚下的木棍,蹦起的火星跳跃了几下。


“我看了你的生活,”少年说道,“不好意思,窥探了你的隐私。”


少年见写手不吭声,继续说下去,“你在写一些东西?”


“嗯。”


“我之前也看到过一些在写东西的,不过他们没有你那么热爱性。所以你写的这是属于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写手有些怔怔地说,“也许是一场梦吧。”


“你文章的主角总是那两个人,貌似从来没有变过。他们是你的朋友吗?“


“不是。”


“那他们是谁?”


“他们,也许是从来都不能相见的两个人吧。”写手低下头,在火里加了些木柴。


“你所有的文章里都在写他们谈恋爱,每一篇都很美好,都很忠诚。我看到有很多人的在说,你笔下他们的爱,好像你心中有一个爱的心脏。”


“是吗?”写手道,“我并没有爱。也并没有资格谈论爱。“


“他们所看到的只不过是我杜撰的,幻想的。他们可知道我其实连一次恋爱都没有过,甚至没有喜欢过人。”写手道,“我写的只不过是我以为的,是我强加的。”


“但我看到你笔下的每一个吻,每一次拥抱,每一次爱抚……”


“全都是假的。他们二人本来就不是这种关系,只不过是我强加上去的罢了。”


“我有什么资格来撰写他们的故事呢……”写手喃喃道。


少年看到写手有些恍惚,他抿了抿嘴,“其实在你之前,我见过很多写手了。他们坦荡,开朗,带着众人的崇拜和敬仰在和我讲述着他们一次又一次成功的造梦,一次又一次地掀起波澜。”


“对的,有些人可以挥一挥衣袖,可以让时间收拾残局。可我不行。生活如此痛苦了,可没想到爱人也如此的痛苦。”


“你也许只是看轻自己了,你创造出来的价值,你所带来的欢乐为什么你从来没有注意到呢?”


“不,这种欢乐是让我伴随着巨大的代价。爱人需要精力,爱两个人需要心血。Life 已经是struggle了,而我还想要为他们做些事情,但我发现我做不到了。”写手说话越来越慢,ta捂住了脸,火光一晃一晃地在ta手上留下斑驳地倒影。


“你很痛苦。”


“我恨自己的无能,恨时间的变迁,恨自己的无可奈何。”


“但你本没有错。”


“但我恨我自己。恨我自己也会变成残酷的毁梦者,还坦然着说自己是对的。”


少年没有回答,他摘下兜帽,火光映到了他的脸上。


时间仿佛在这里被静止了,黑暗依旧笼罩着所有的一切,没有人可以进入,也没有人可以出去。


“我好害怕。”写手突然说道。“我前一段时间看了一个动画电影,里面所有的亡灵都很开心,一点不像想象中那么阴沉。但是他们也有最恐惧的事情。那就是被遗忘。”


“当没有人再记得的时候,当没有人在亡灵节去祭祀的时候,那个亡灵便会在世界上彻彻底底地消失。这才是真正的死亡。”


“我害怕,我也会这样。”写手喃喃道,“我害怕,我会遗忘掉我曾经的热血,曾经的笑容,曾经的不顾一切。”


“你知道爱的反义词是什么吗?”写手问道。


“恨吗?”少年回答。


“不,”写手说,“是遗忘。”


 


“其实,遗忘也没有关系。”过了许久,少年说道。“他们的存在本就是对你而言最为幸运的事情了。”


“你为什么爱着他们?”


“也许是向往着他们之间的爱吧,也许是爱的时间太久了,无法割舍了。”写手看了看脚下的泥土。


“只要你还记住他们就好。即使只剩下你一个人,他们也会因此而存在。”少年缓缓说道,“所有的事情都会被遗忘,包括你我。”


写手没有作声,ta用手捂着脸,指缝里流出了水珠。


“写手,”少年叫住ta,“你抬头看看我。”


写手揉了揉眼睛,ta看着少年的头发在火光下闪着金色的光芒,美丽又虚幻。


“你……”


“你不必伤心,”少年望着ta,眼睛里像是包含了广阔的星空,“我会一直都在啊。”


“…谢谢,谢谢你还在,你没有忘记我们。”写手睁大了眼睛,生怕错过一丝一毫。


“是我谢谢你们,带着他一起。”少年有些调皮地说道,“好好生活下去。”


写手紧紧地握住了少年的手,ta第一次有如此真实的感触。那粗糙,温暖的手掌,就像所有的活着的人一样。


“你睡了很久了,该醒过来了。”少年咧嘴笑了笑。


 


突然惊醒,写手恍惚地看着被压红的手腕,以及衣袖上一道浅浅的泪痕。


“我……“写手喃喃道。



评论(2)
热度(194)

© 肾爆战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