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佐鸣,吸爆。
假装自己会画画+常年ooc(土下座)

修仙狂魔,已飞升,勿念(??)
头发去无踪头屑更出众
我们搞艺术(??)的都不需要头发
睡什么觉 又不能和鸣人一起睡 那睡个屁 不睡了。(助:心里有点b数好吗蟹蟹)

@既白,我的。😎
〖希望一雨家的小岚喵有一天能回家ฅ〗

【佐鸣】我的男友是黄漫老师

两个人都超可爱wwww

隔壁姓宇智波的鸣人君:

这个梗跟哪个动漫无关,我就灵机一现


新人编辑佐X黄漫老师鸣【老司机


这个梗很早就有了,今天才码完,有OOC【没有车!】


世界和你周二更


我这垃圾文笔写不出我想要的万分之一


大家不要在意


******


新短预告:


1.双向暗恋【还不确定会否开车】


偷窥狂佐X跟踪狂鸣


2.原著向


37封情书


两篇都写,想先看哪篇可以留言


————————


 


宇智波佐助接到主编的消息的那一瞬间,他觉得他心中的燃烧着希望的火焰消失了,再次升腾起的则是燃烧着他理智的愤怒之火。他突如其来的怒火致使他颦起他好看的眉毛,他走到主编的桌前双手撑在办公桌上,他白皙修长的手指和桌面形成的强烈的对比。


“我能问一下原因么?”


“为什么要给鸣…Naruto老师换责编呢?”


他抿了抿嘴,将那个差点脱口而出的名字换成敬称。


宇智波佐助是漫画家Naruto老师的责任编辑,从Naruto老师出道以来他们就一直是搭档了,而他们配合的也很好,在编辑部中一直被称为模范搭档,经常被主编用来鞭策其他编辑和作者。


如今突如其来要换搭档的消息让佐助有些无法承受,虽然那个家伙懒惰又邋遢,愚钝又固执,自大又臭屁,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放弃。佐助不能忍受就这样毫无理由的被被人替代,只要想到那个吊车尾的作品自己不是第一时间看到的他就火大的不行。


“嘛,现在Naruto老师的作品也达到相当高的的人气了,他完全可以成为超人气的黄漫画家。”说到这里时,主编抬了抬眼皮看了眼佐助继续道,“佐助君是和Naruto老师一路走来的,有感情我们也是能理解的,你现在也成长为优秀的编辑了,不能总是像现在这样一成不变呀。”


佐助皱着眉头盯着黑色的桌面,像是在思索着主编的话。


 


Naruto老师的原名叫做漩涡鸣人,一开始知道对方的名字的时候,佐助也产生过这样的想法:竟然真的有人和鱼板同名。


佐助想要成为编辑是受家庭影响,他的父亲是严肃文学的评论家,他的哥哥是著名出版社的主编,而他刚步入社会的时候因为不想受到依靠关系的非议选择独自去探索新的领域。


然后而不知道到底哪里跑偏了就在这样一个黄色漫画的编辑部停留了下来。


他负责的第一个作者就是漩涡鸣人,鸣人那个时候也是初出茅庐的漫画家,这两个生瓜就这样被搭档在了一起。他们最初刚被搭档到一起的时候没少为了工作上的事情而争吵,甚至在关键时刻还曾大打出手,不过事后佐助也会懊悔自己为什么会跟这样的白痴较真。后来为了督促那个懒惰的家伙他迫不得已的住进鸣人家对他进行监督,然后两个人在生活上的摩擦也多了起来,在那之后,鸣人的工作效率确实被提升了不少,他们之间也默契了不少,虽然还是会因为一些小的事情而争执,但总体来讲都很不错,鸣人的漫画变得越来越吸引人,他对漫画编辑的工作也越来越顺手。


但是,这样一成不变真的好么?


虽然他自认为他是最适合鸣人的责任编辑,但真的是这样么?


他和鸣人总会意见不合,他有些时候觉得鸣人所坚持的东西很幼稚,鸣人觉得他所坚持的思路很古板,他们总是像无法契合的齿轮一般不停地产生摩擦,说不定对鸣人来说换掉自己才是真正的福音。


佐助满腔的怒火顿时没了嚣张的气焰,佐助有点失落。


“现在社里有很多很有潜力的新人,如果佐助君没什么问题的话,社里想让你去负责一些新人。”主编在佐助犹豫的空档说道,这看似像是试探的话让佐助微微一愣。


 


佐助心情不太好,从主编的办公室回来之后,就一直阴着脸,内心也无法冷静下来,他不知道这个消息名人会什么时候知道,也不知道鸣人会是什么反应,他现在只觉得脑袋混乱不堪。佐助起身去了吸烟室,点燃一支烟,狠狠地吸了一口,烟蒂夹在指间,他俯视着窗外的街道,楼下的行人如蚂蚁,每一个人都为了自己的事情而行色匆匆,此时的鸣人在干什么呢?


佐助掏出手机翻看消息,鸣人正好发来消息说自己中了温泉礼券,问佐助有没有时间一起去。佐助吐出一口烟雾模糊了视野,他现在不知道怎么面对鸣人,简单来讲,在别人眼里他和鸣人就是单纯的工作关系,对方是漫画家他是编辑仅此而已,非要再说些什么的话,他和鸣人顶多算得上是朋友。


仅仅是朋友啊——


这样的答案并不能让他觉得开心,他认为他们之间可以不仅仅只是朋友,那又是什么呢?


在佐助还没来得及得到答案的时候,他的前辈卡卡西端着咖啡走了进来。


佐助看着对方朝着他走来,又吸了一口烟。


“真不像你啊,佐助。”


卡卡西靠着桌子嗤笑了一声,将被子放到桌子上,抱着双臂懒散的打量着佐助。


“我记得茶水间是在隔壁,卡卡西。”


“这么冷漠,前辈可是会哭的啊。”


佐助懒得理他,将烟头碾灭在桌子上沉重的透明烟灰缸里,呼出了最后一口烟,然而他沉重的心情并没有因此而得到释放。


“不过是换了个工作对象罢了,这种事情在这个行业足够常见,我以为你早就已经适应了。”


佐助没有离开吸烟室,静静地听卡卡西说话。


卡卡西没有得到佐助的回应也不气馁,继续道:“鸣人的潜力不止于此,你应该也是明白的……”


“我知道。”佐助低垂着头打断卡卡西的话,声音低沉,“可是你不懂,他对我而言不仅仅是工作对象。”


“我不知道鸣人对我而言算什么,可是我只要一想到他未来不需要我了,我就很痛苦。”


佐助在卡卡西心中一直是个可靠的后辈,虽然他毒舌了一点,脾气坏了一点,忍耐限度低了一点,但他在工作中表现出的无懈可击可以让人对他的其他小缺点表示宽容。更何况对方还有加分的高颜值,所以佐助一向很受欢迎。


但现在他却在这个完美后辈的眼睛里看到了鲜有的不知所措和迷茫。


佐助和鸣人的事情他知道的比别人多一些,他知道佐助和鸣人的关系很好,佐助也很在乎这个朋友,可现在他觉得佐助对这个朋友的在意和占有欲已经超出了朋友的限度。


“你不会是……喜欢他吧?”


卡卡西试探性的问了一句,没想到看到的佐助一脸空白,不明就里的看着他。他大约也是明白了,这个完美后辈是陷入了爱河而不自知。


“如果真的是这样,你觉得自己能够成为他事业路上的绊脚石么?”


“虽然说出来很羞耻,但是鸣人的梦想可是想成为最受欢迎的黄色漫画的漫画家啊。”


 


 


鸣人好不容易在截稿日之前赶完了稿子,正好又拿到了小樱送的温泉礼券,自然是想去大阪进行美好的温泉旅行,然而遗憾的是佐助竟然因为工作不能去,鸣人有些丧气,不过这影响不了他对旅行的热情。


鸣人在返程途中正在纠结佐助会不会因为他的贪玩而大发雷霆的时候,他接到新编辑的电话。


从接通电话到挂断,他的脑内一片空白。


什么新编辑,佐助呢?


鸣人接二连三的给佐助打电话都是无人接听的状态到后来直接关机了,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的鸣人意识到了什么:


那个家伙不要他了么?


鸣人浑浑噩噩的回到家中,在他离开之前佐助还在抱怨拥挤的屋子里现在变得宽敞了许多,关于佐助的一切都消失了。他曾被迫割让出半个放满自来也老师连载漫画的书架现在变得空空荡荡,曾经那些和情色漫画挤在一起的世界名著和他看不懂的全英图书现在都消失不见了。鸣人扔下行李冲进洗手间,里面曾经放置的贴有团扇标签的洗漱用具也都没有了,衣柜里的衣服也好,厨房里的餐具也好,冰箱上的冰箱贴也好,关于宇智波佐助曾经在这里生活过的所有痕迹全都消失了。


鸣人颓废的躺在榻榻米上,双目无神的盯着天花板。


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佐助不再是他的编辑了,为什么他就这么抛下他了。


——好难受。


鸣人揪在一起隐隐作痛的心脏向他传达着这样的讯息。


他到底做了什么让佐助生气的事情才会让他不告而别呢?


是在生气他又拖稿了么?


还是在怪他又偷跑去旅行来了?


是在因为他又把袜子和内裤放在一起了么?


还是在埋怨他没有给他带千鸟屋的小点心?


 


无论是因为什么,这样的不告而别真的太过分了。


鸣人终于没能忍住眼泪,在空荡的房间里大声的哭泣,任由咸涩的眼泪流淌,流进耳朵,流进嘴巴,流进衣领。他现在只想大声的把自己的委屈和怨愤都喷发出来。


鸣人凭借着兴趣在课余时间画的后宫漫画得了新人奖的时候,他只身一人抱着奖杯没能感受得到获奖的喜悦反而因为的粉丝的支持而惶恐不已,他开始害怕自己画的故事不够吸引人,他开始害怕自己画的肉体不够美丽,他开始害怕自己画的妹子不够可爱,他害怕他刚获得这些会在瞬息间就失去,他害怕的不得了。


当他以为他会像大部分漫画家一样还没有触碰到门槛的时候就被现实打回去的时候,编辑部给他分配了编辑——那个人就是宇智波佐助。


鸣人一开始以为佐助很不好接触毕竟看那个人起来没什么表情态度还总是冷冰冰的,所以他一直都很小心翼翼。


终于在鸣人被人气和粉丝这样周围的压力压得快要崩溃的时候,佐助对他的原稿指指点点还吹毛求疵让他崩溃了,他声嘶力竭的和对方争执,他们在这间小屋子里大打出手。打破了他用了很久的水杯,砸坏了佐助的手机,两个成年的男人就在这局促的空间内来了一场男人的对决,为了“女生是只穿内裤比较色情还是只穿内衣比较色情”这样的问题。


后来回想起这件事的鸣人恨不得给自己来几个螺旋丸1。


佐助也在事后表示这可能是他这辈子干过最蠢的事情。


那件事的后续是佐助从他语无伦次的咆哮中明白了他的烦恼,然后一脸嚣张的跟他说:


“人气,粉丝那种无情的东西现在的你根本没有资格获得,现在的你只需要让我觉得你画得很有趣就够,白痴。”


让人意外的是他躁动的心竟然只因为佐助的这句话变得平静了下来。


顺其自然的他也知道了佐助是新人编辑,和他一样,那个看起来高高在上无所不能的佐助竟然在新的领域也有恐慌迷茫的时候。在那时他就下定决心一定要画出让佐助认可的最受欢迎的黄色漫画。


但是现在那个混蛋竟然就这样把他抛下销声匿迹了!?


他无法忍受这样的悄无声息,他无法忍受佐助就这样不知所踪,他无法忍受佐助不再是他的责编这件事。


鸣人哭够了,他从榻榻米上一跃而起,去洗手间随便洗了把脸抓起外套就冲出门去,他要找那个姓宇智波的混蛋问清楚,为什么要连招呼都不打的就离开了!


 


佐助刚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就被一股蛮力揪住衣领扯到了洗手间,当他被甩到墙上的时候,他面前是鸣人愤怒到狰狞的放大的脸。对方的蓝色眼睛里满是怒气,金色的头发乱糟糟的,眼睛还红红的。他被眼前的这个家伙突如其来的怒气弄得一愣。


“怎…怎么……”


佐助的话还没说完,鸣人就粗暴的打断了他。


“宇智波佐助!你到底什么意思!”


佐助颦起眉头,大概清楚这个吊车尾想问什么了,他推了一把面前的鸣人,整了整衣领。


“你到底要问什么?”


“我要问什么!?我要问……我要问……”


结巴了半天的鸣人竟不知道自己要从何问起。


“关于责任编辑,我确实已经不是你的责任编辑了。”


鸣人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说话,佐助接着道:


“我已经搬出你家了,钥匙一会儿还给你。”


“我会成为别人的责任编辑。”


“你还有问题么?”


鸣人想问的问题,佐助都已经解释了,但他心中的痛楚却愈演愈烈,他心中的怒火也越烧越旺。


“你问我还有什么问题么?你这个混蛋佐助!”


鸣人冲上去给了佐助一拳,佐助也不甘示弱反手给了他肚子一肘子,鸣人迫不得已的后退了两步。


“可恶!你就这样心甘情愿的去当别人的编辑!你有没想过我的感受!”


“哈?我他妈心甘情愿?你怎么不想想我的感受?”


“你的感受你什么感受!你这个负心汉!说好的革命友谊你说变就变!友谊的巨轮说翻就翻!你让我怎么感受?”


“我去你的友谊,你是以为我不敢艹你是吧!”


佐助燃烧的怒火完全被鸣人挑了起来,文质彬彬的他黄暴起来丝毫不见羞愧。


“你说什么?”鸣人有点蒙,瞪圆了蓝色的眼睛看着眼前佐助。


“我干过最蠢的事儿就是喜欢你,妈的!”


佐助瞥了眼鸣人擦掉嘴角的血迹,看着镜子里呆若木鸡的鸣人他冷笑道:


“你听到没有。”


“没、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我说我喜欢你。”


“你喜欢谁?”


“我喜欢你。”


“谁喜欢我?”


“我喜欢你。”


“你什么我?”


“我他妈想艹你。”


 


佐助看着一脸傻笑的鸣人,顿时明白这个白痴和自己一样。


“但是这跟你去当别人编辑没有直接关系啊!所以你还是背叛了我!你这个混蛋!”鸣人竟然没有被这样的糖衣炮弹迷昏头这才是佐助所惊讶的。


“编辑部为了让你你成为最受欢迎的黄漫老师,所以给你安排了更适合你的责任编辑,我就去负责新人了,你轻点,白痴!”


佐助用最简洁的语言解释道,顺便抱怨了一下包扎手法拙略的鸣人。


“你才是白痴吧!只有得到你认可的黄色漫画才能成为最受欢迎的黄色漫画!”鸣人大声的反驳,最后小声的说了句,“明明是你自己说的只要得到你的认可就够了,结果却把自己抛开了,狡猾的家伙。”


“吊车尾的。”


鸣人转头,对上佐助人的眼睛。


“我喜欢你。你的答复呢?”


“我…我”鸣人被佐助看的满脸通红,“我也喜欢你。”


在隐蔽的角落,鸣人只觉得唇上一热,佐助便侧开了头。


“佐助!”


“干嘛!”


“再来一次!”


看着鸣人亮晶晶的而眼睛,佐助掩盖住自己的羞涩,又一次吻上了对方的唇,这次停留的时间长了一些。


 


经过这番风波,鸣人的责任编辑始终还是佐助,没能换掉的原因是Naruto老师强行拒绝了换编辑的要求。但是自那以后Naruto老师拖稿的现象越发的严重。


“如果你想月底体验一下地狱是什么的话,你尽管拖稿。”


佐助一脸冷漠。


“要佐助亲亲才能继续画稿。”


然后佐助日了个爽。


 


 

评论(1)
热度(168)
  1. 囌睏既白格叽·Alter 转载了此文字

© 岚受(ミ´ω`ミ) | Powered by LOFTER